天色万千(十四)

巴基和史蒂夫的第一次争吵分歧,一战相关,豆芽史蒂夫的新朋友……


七十二

下半年学水彩的时候,Steve认识了隔壁班新转学来的绘画伙伴Peter,和他一起接受Bobby老师的私下辅导。Peter沉默寡言,但画画色调大胆,激情洋溢,光影十分协调,是浪漫主义的热爱者。过了一个星期才开始跟Steve说话,性格严肃认真又别扭羞涩,反差巨大,Steve觉得挺可爱的。他们泡在画室的时间越来越多,Steve把他当作自己的第二个朋友。和Bucky不同,Peter很少和他交谈,画室的时间总是大片的静默,反而让Steve有种别样的安详。

他甚至觉得松了口气,就像参与一段梦想中的旅程追逐终点,一直不断跑不断...

天色万千(十三)

科尼岛之旅……O(∩_∩)O

六十七


Steve将更多的时间用在学习和绘画上,那样原本缺失Bucky的空闲都填满了。Bucky不在,他的记忆素描越加出色。他私下买了新的本子,专门只画一个人,那样在表面上就不用再画他。他想这只是喜欢,总不会变成爱。他只需要越少见Bucky,越疏远他,心里的感情就会减少。就像一道做错的数学题,或者一条拐错的路,只要努力更正,耐心等待,总有一天会变得正确,回到正轨,对所有人都不产生困扰,不搅来麻烦,不带来伤害。盛夏的蝉声燥热地厉害,世界像火炉一样被炙烤,他很多次握画笔的时候都不由恍惚,可回过神来,却不知道自己在晃神什么。只有一段一段的空白,流过时间的缝隙。...

消失 长篇(四)

Z

今天终于碰到人了,她问出酝酿好几天的话:“是你倒了我门口的垃圾吗?”

眼前的陌生青年有种不符于世的古典沉静,像是在岁月里游失很久的苍老又依旧天真,仿佛从诗中走出的阿洛伊斯,抬头的样子简直让她觉得自己犯错:“是啊,里面有什么问题吗?”

她愣了下,美丽果然是世界的通行证啊,本来觉得被人触犯隐私的感觉也消散了:“没……就是,谢谢。你是……住在这儿吗?”她低头指指隔壁他身后的门。

“是,Steve Rogers,女士。”他长长的睫毛翻卷,深秋泛黄的银杏卷落在诗篇上,惊不起半点风声。她几乎咬到舌头:“……Erica Lee。”

他静静地看着她,没有半分焦躁不安,似乎女士优先是一种原则。...

天色万千(十二)

Bobby老师的故事和史蒂夫的家……


五十九


很清楚,神们最注重的品德,就是出自爱神的品德。

——柏拉图《会饮篇》


六十


猩红热发病的日子Steve就把《会饮篇》看完了,但他一直不敢深思更多,美术老师为什么要送他这个。直到昨天的事,他决定一定要得到答案。

“先生,今天我可以到您家赴约吗?”好不容易劝走放学一个月没陪女友的Bucky,Steve等到出校的美术老师。

Gladstone先生有些疲惫地笑着:“当然,Steve。”


天边的暗色乌云越来越多,重重叠叠积压在一起,缓缓向布鲁克林压来。


六十一


美...

天地缓缓无忘归(上)

《最是人间不能有》的下篇,时间线同步,执明视角,两者结合看或者看完《最是》再看这个也可以。

双视角的想法是开始就有的,但先是有了阿离视角的灵感加上时间线的原因,所以开了《最是》。本来打算《最是》更完再开《天地》的,可最近已经有了《天地》的灵感和思路,考虑很久还是决定开坑,怕感觉流失。两个坑并行会有些吃力,但都不会弃坑,《最是》应该会先完结,会不定时不定坑更新。

哦,对了,到时更新也都会在这里不另外分章,除了上中下,和《最是》一样。

从一开始,我就知道结局,却在看到的那瞬遗忘,以为宿命就此不同。

在初见的时候,他就发现爱上他了,就像人们发现自己开始死去。

莫澜回来那日,天权长冬寒...

消失 长篇(三)

L

“Hi,你在这里做什么?”

Raphael心烦意乱地按暂停,打扰她看憨豆先生,她真想装作没听见或直接骂“滚”,可她没有那个勇气,钻进耳膜的一刻正好是广告,她静音了。

她烦躁地瞪过去,眼睫极快地闪忽一下。

那时正是黄昏,楼道阴暗不透光芒,一切都是暗棕的阴沉的像凝干的枯血迹,她一向都很讨厌。可看到这个人,那种色彩莫名就淡了。

不,那不像光,染化了周围一切,色彩翻覆,冷暖颠倒。不是电视里托尼斯塔克那么辉煌华丽的人,新星爆炸抓住所有目光不可一世的惊艳,照的眼睛疼痛无法忍受,好的让她憎恶。

人是不能接受太过明亮光彩的东西,被炙烤的时分身体会流出污秽肮脏的本质。

那是根深蒂固自己也不...

天色万千 (十一)

史蒂夫能成为日后的美队,是曾经有很多很好的人在他身边过……


五十四

三天后的周五,Steve交出优秀的操场素描。美术老师在看到画作后反而露出一个淡淡忧郁的笑容,淡得如此自然,仿佛平日都只是隐藏得很好。

“你有任何事情都可以问我,Steve,任何烦恼、困惑、难过的事。我不一定能帮你解决,但至少可以为你分担。这本书或许对你有所裨益。”

Gladstone先生递来一本陈旧的精装书,表面有一些磨损,可以看出被读者时常摩挲,但页面平整,看得出保养得很好。柏拉图的《会饮篇》。

Steve怔怔盯着手中的书:“先生,如果做错了事……是应该改正的吧,不管是怎么样的错误。”

“那要看是什么错误...

天色万千(十)

豆芽 史蒂夫的失恋……

五十一


春天所有人都在运动场上欢悦地嬉笑奔跑,挥洒着他天生匮乏的活力和健康。Steve不喜欢春天的程度仅次于冬天,因为春天也是容易引发他并发症的季节。但今天的天色很好,云朵们呈小型飓风绞在一起,无数荆棘鸟的翅膀染成瓦蓝的底色。Bobby老师说按照现在的学习进度,下学期他就可以学水彩了。

Steve咬咬铅笔头笑,决定还是把运动场画好,他的景物素描比人物素描弱些,所以Bobby专门加强他这方面的练习。

“哇哦——”

棒球队一阵起哄喧闹,Bucky正在练习,Steve茫然望去。

正在生长的少年身体是抽枝笔直的小树,青涩挺拔,带着青春和男性最好的光彩,英俊得遮天蔽日,...

天色万千(九)

有些事,究竟是知道还是不知道,会幸福的多……

四十七


冬天绝对在Steve不喜欢榜单的前十名,寒冷的季节最容易引发他身上的多重病症,尤其是伤寒,几乎每年都犯。每年冬天都像一次侥幸逃生的灾难,丝毫不差于地震海啸那种。但他又不由喜欢冬季清澈辽阔的天空,纯洁干净的大雪,清新直爽的空气,一切都像是被洗涤过,是最初和最终的样子。万籁俱静,天地无言,所有颜色都纯粹自在,化成小分子在空中翩翩飞翔。

尤其是空气,Steve闻着丝丝寒冽又带点草木的气息,按捺住每次想问Bucky擦什么香水的冲动。不,他当然知道Bucky没有擦香水,这就是他本身的气味。可这比Steve闻过的所有东西都好,让他忍不住对冬天喜欢...

天色万千(八)

我该怎样爱你,如黑夜里的亲吻,无光的眼睛。我不敢伸手向你,是害怕你会伸臂接住我的手,称颂我的眼睛。
巴基第一次心动~~

四十一

周三终于等来期盼已久的美术课,Steve简直坐不住。绘画老师是新来的Gladstone先生,有一头过长的金棕色鬈发,长相十分文秀,传统的双排棕色西服衬得他谦和尔雅,他和整个喧闹杂乱的学校格格不入,学生们有些期待又有些躁动。Gladstone先生开课前说:“我不要求你们学到多少绘画技巧,只希望你们能够发现生活中显而易见的美,能够在某一刻为所见的事物发生感动,赞叹生活和自然,那就是你们学这门课最大的意义。”

Steve捏住铅笔,纸上是画了两个小时的肖像,他心里一动。...

©眠矣|Powered by LOFTER